商业健康险发展瓶颈亟待破除

时间:2019-09-11 来源:www.wzyuedu.com

自2014年1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的若干意见》以来,商业健康保险发展迅速。中国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保险业继续保持增长势头。全行业原保险费收入25.537亿元,同比增长14.16%。其中,医保保费收入3776亿元,同比增长31.70%。

商业医疗保险在保持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存在着许多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优惠政策不足。从市场运作的角度看,商业健康保险的经营业绩并不理想,主要表现在赔付率高、成本高、无利润或微利。据统计,目前,我国80%以上的商业健康保险公司的赔付率超过80%,40%左右的赔付率超过100%。目前,需求侧的税收优化政策已经逐步出台,但供给端的政策支持仍然不足。重大疾病保险免征营业税的政策只提供。其他医保产品优惠政策稍显不足。

第二个问题是缺乏全行业的数据共享系统。一方面,目前我国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各有一套数据信息管理平台。由于系统多、接口多、标准不规范,形成了大量的“信息孤岛”。商业医疗保险领域很难建立全行业的数据信息。系统,行业信息系统。根据疾病发生率、医疗费用支出率、平均预期寿命等统计数据的积累,保险公司很难了解过去的医疗历史和医疗费用支出情况,这很容易导致帕尼的承保风险。另一方面,保险业无法获得医疗数据,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障之间的数据也无法共享。这制约了保险机构数据分析能力的提高和承保索赔的有效验证和控制。

第三,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形式的类型是单一的。目前,由于我国医疗保险设计缺乏专业化,医疗保险产品主要集中在医疗保险和疾病保险,主要集中在普通重大疾病保险和住院医疗保险,而护理和伤残保险产品则是仅约2%,健康保险产品单一,产品同质化严重,无法满足消费者需求。同时,健康保险服务的形式也比较简单。大多数人在发生保险事故时付款,无法满足客户对个性化和便捷服务的需求,从而限制了人们参与保险的积极性。

第四,人民保险意识仍然薄弱,购买保险的意愿相对有限。特别是对农村居民和低收入居民而言,基本医疗保险缴费依然困难,购买商业医疗保险更加困难。

针对上述问题,结合当前商业医疗保险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借鉴国外发展经验,笔者就中国商业医疗保险的发展提出以下建议。

首先,澄清商业健康保险的定位。结合中国国情,社会医疗保险是医疗保障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不可替代的。因此,商业健康保险应被定义为补充性质,从而形成新的商业医疗保险和社会医疗保险的医疗保险,共同合作发展。模式。社会医疗保险是实现“广泛覆盖”的“基础”和前提。但是,中国的社会医疗保险处于较低水平,对体检,药品和治疗有很多限制。很难涵盖先进的医疗技术和特殊疾病的治疗。同时,封顶线的设置难以满足社会的多样化需求。商业健康保险在商业健康保险的基础上,提供实际人口覆盖,安全类别,安全内容和安全等级的补充服务,真正实现“覆盖面广,全面,高水平”。

二是优化商业健康保险支持政策。一方面,我们必须优化税收措施。税收优惠是促进商业健康保险快速发展的权力范围。中国应利用税收优惠政策吸引个人和雇主积极参与投保商业健康保险。如果税收优惠用于吸引农村居民参与保险,企业所得税优惠或税收补贴将增加雇主为其员工投保商业健康保险的积极性。特别要大力推进和完善税收优质医疗保险,最大限度地发挥健康保险的效益。另一方面,有必要建立商业数据对接系统。商业健康保险运作的关键是索赔,但传统的商业健康保险索赔程序复杂,程序繁多,索赔率低,这抑制了保险公司和保单持有人的积极性。原因是医疗系统和保险公司的信息难以连接。一方面,被保险人的举证责任增加;另一方面,保险合同的信息不对称性加剧,保险公司很难在成本效益原则的基础上达到最大化要求。因此,商业健康保险和社会医疗保险应无缝连接,建立商业数据对接系统,实现医疗数据,医院信息,补偿信息共享,提高索赔率。

再次,积极探索商业健康保险产品创新之路,与基本医疗保险形成有效联系。例如,整合企业员工补充医疗保险和个人税收优惠健康保险政策,建立统一的减免标准。简化补充医疗保险和申请免税的过程。同时,它将与员工个人支付的税务优质健康保险产品合并,从而鼓励更多的企业和个人投保和完善多层次的医疗保险制度。另一个例子,建议保险监管部门和社会保障部门联合发布规则,将基本医疗保险个人账户资金的使用更多地纳入税收优质健康保险产品,并将保护人口扩大到直系亲属。通过家庭保险。解决家庭的灾难性医疗费用,解决“因疾病导致的贫困,因疾病而重返贫困”的风险。

最后,完善社会医疗保险合作机制。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旨在利用商业实体的优势,将市场机制引入医疗保障体系,增加个人责任,增强个人参与,使医疗服务提供者,药品服务提供者和保险公司形成“三角形”联动机制“。相互制约。社会医疗保险政府监管的优势结合商业健康保险专业管理和综合服务的特点,既保证了基本需求,又满足了个性化选择。充分发挥政府和市场调节的作用,实现政府与个人之间的风险分担机制,逐步形成商业健康保险和社会医疗保险良性合作,共同发展的新模式。

(编者: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