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勤士兵:我为祖国站岗 我的岗位在北京天安门|哨兵|天安门广场

时间:2019-09-06 来源:www.wzyuedu.com

?

“我的位置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军事新闻记者

东经116.38度,北纬39.90度这是李凤林值班的哨兵的坐标点。

对于中国人来说,这种地理坐标具有非凡的意义。这里是北京天安门广场。

从哨兵向南看,五星红旗在晨光中升起。游客们拿着手机记录下这个庄严的时刻,而正在吹口哨的李凤林用眼睛和心脏再次冻结了这一刻。

上午5点10分,李凤林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金水桥上观看升旗仪式。

就在这时,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看着明亮的五星红旗,专注于强大的旗帜守卫。但是哨兵仍然会处于最佳状态,身体会更直,好像他们站在舞台的中央。

在中国辽阔的土地上,没有像天安门广场那样“引人注目”的地方。每天都会招呼成千上万的中外游客,并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

李凤林的天安门区北京武警总队支队负责整个天安门地区。如果将天安门广场比作祖国的“心脏”,这群年轻的官兵就是守护“心”的哨兵。

8月1日前夕,记者在夜间与年轻士兵一起走上了值班岗位。

“你在凌晨1点见过天安门吗?

天安门广场上的头灯在哨兵鞠仁新的鞋子上留下了一个闪亮的光点。每次他吹口哨,他都会再次擦鞋。

此刻,居仁新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东侧。天安门广场上午1点从他的岗位向北看,正在经历一个短暂的和平时刻。

白天熙熙攘攘的人群撤退后,居仁新的视野非常广阔:广场灯火辉煌,长安街交通无穷无尽,金水桥两侧的游客整晚都在等待旗帜被提升,同一班的同志们正站在天安门市政府楼下.

光线延长了Ju Renxin的影子,与他的直立身体形成了一个美丽的角度。每次他在清晨站在岗位上时,居仁新都会欣赏天安门广场的另一面美景:“这是一种安静祥和的美丽,很容易让人平静下来。”

毕竟,并非每个人都在凌晨1点见过天安门广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如此认真地欣赏广场的另一面。

今晚与朱仁新站在同一个后卫身上的是朱瑾。刚刚在军队服役的第二年的年轻人觉得他“比同龄人更成熟”,因为他站在这里。他把“成熟”的原因归结为他身边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那天,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看着高大的纪念碑,兴奋地跑来跑去,不小心闯进了纪念碑周围的电缆。朱金刚想转过身来提醒她,这个小女孩的母亲已经先抓住了这个小女孩,并且表示嘘声。她轻声说道,“保持安静,殉道者正在休息。我们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而不是打扰他们。”

听到这个,朱金忍不住回头看着他旁边的纪念碑。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向他的孩子介绍人民英雄纪念碑。从那一刻开始,他觉得这座纪念碑的浮雕与今天与他年龄相似的年轻人并不遥远。

一队工人从广场中心走到西侧的临时围栏。在此期间,天安门广场正在为祖国70岁生日“打扮”。

这样的场景给早晨的守卫增添了一些不同的含义。

与半夜天安门广场的安静相比,居仁新更喜欢白天的兴奋。虽然当天的职责更加困难,但他觉得“受欢迎的天安门广场更加美味”。

什么样的味道?

“由于烈士的牺牲,今天有了和平。”鞠仁新说。

朱仁新和他的同志们站在这里,目睹了许多人与纪念碑之间的不解之缘。

几天前,一位老人在家人的帮助下从轮椅上站起来,庄严地向人民英雄纪念碑致敬。在他附近执勤的王震一眼就认出了他。这位老人是张福庆,他是刚刚会见习主席的全国退役军人的杰出代表。

很远,王震看到张福庆举起右手。这场颤抖的军事仪式让王震明白了监护的意义。 “在张老精力的那一刻,我觉得有一个任务真的落在我肩上。”

“你看着这个汗水,我的阿姨看起来很苦恼”

在天安门支队中,时间被分成两小时,并被分成相等的部分。早上1:50,我改变了帖子。

记者跟随着哨兵郑旭辰来到灯塔下面的岗位。

城市塔楼将哨兵的夜晚分为两部分。天安门城楼前的聚光灯照亮了整个夜晚的整个塔楼。

灯光刻有两个清晰的轮廓。郑旭辰和他的战友詹鹏鹏就像两尊雕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几天来,北京发出了高温警告。即使在没有太阳的半夜,空气仍然挥之不去,伴随着萦绕的闷热气氛。不过,郑旭辰仍感到满意。毕竟,在夏天的早晨2到4点之间,与中午12点到14点的大中午相比,它已经“温和”了。

这里的哨兵,每个人都被太阳中午晒伤到“怀疑生命”:汗水从眼睑滑落到眼睑,刺伤眼睛受伤;从烧烤的地球传导,通过脚热,“感觉你自己和烧烤之间只有一个区别。”

在冬天,吹在脸上的冷风像刀片一样席卷了哨兵的脸。厚厚的军用外套和棉靴阻挡了前方的寒冷,但却无法阻挡地面的寒冷。通常,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脚就会冻结。当我离开哨子时,我觉得我的腿和脚不是我自己的。

北京夏天炎热,冬天寒冷,没有人比他们更有发言权。

在夜晚,天安门城区成为游客的“真空区”。即便如此,哨兵仍然保持高度警惕。

郑旭辰在2015年第一次去吹口哨时还记得那个场景。“紧张情绪不好,整个人都像一个充满翅膀的弓一样伸展。”四年过去了,紧张已经成为他上升的习惯。然而,随着职责经验的积累,神经核心长期经历了质的变化。

在训练营的篮球场上,郑旭辰总能被抓获。他研究过运动,喜欢在高强度任务后进行高强度运动。 “如果你不在军队,你应该成为一名健身教练。最好有自己的健身房。”这是他将要计算的未来。

当郑旭辰被送到军队时,他的父亲从不说话,但他点点头。直到第一个度假屋,郑旭辰才知道父亲点头的意思。

“我父亲告诉我点头是'能做,可以做,我的儿子可以做任何事情'的意思。”谈到这一点,郑旭辰的眼睛是红的。当士兵到达时,他最大的愿望是穿军装和父母在天安门广场前拍照。

这时,凌晨2:30,我不知道如何从远处看他。

与郑旭辰相比,詹鹏鹏的内心更加纠结。

站在岗位上,他的眼睛是圆的。光线映射到他的眼睛里,好像他已经掉进了清澈见底的湖水中。

这看起来是詹鹏鹏引以为荣的最引以为豪的事情之一。眼中的自信和坚定不是天生的,而是受到太阳的考验。在新兵训练结束时,他能够在太阳的刺眼下眯着眼睛看了3分钟。 “眼泪没出来。”

詹鹏鹏想让她的父母今天看看自己的眼睛。但是,他不希望父母看到自己值班。 “我担心他们会感觉不好。”

在天安门地区执勤的每一位哨兵都可能在他心中产生这样的矛盾。他们听的最多的是对游客的赞美。“你看这个士兵站得太直了”“哨兵叔叔真的很帅,长大后我必须像他们一样”“年轻人,谢谢你.”

有时,一句话会捅掉泪水祖父曾叹息道:“谁的孩子不是孩子!你看着这个汗水,我姑姑看起来很苦恼.”

母亲的痛苦的泪水,父亲的言语和停止,我害怕每个哨兵心中的痛苦。

在2018年的两届会议期间,没有人关注天安门广场。曾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仪式哨响的詹鹏鹏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被拍摄的照片被电视信号传回安徽省淮南市。

父母兴奋地打来电话,詹鹏鹏笑着假笑着说:“你终于看见了我!”

“海里人是谁?”

金水大桥两侧聚集的游客越来越多。哨兵李凤林走下岗位,将岗位推到一边让金水桥中桥通过。

半个多小时后,国旗警卫队将迅速穿过这里,经过长安街,直奔旗杆。

李凤林所在的北京武警总队天安门地区支队的风水桥中队守卫着五座汉白桥的安全。清晨,这是第一个遇见游客的地方之一。

因为它是五座桥的中间位置,金水桥中央的岗位被称为“C座”。什么样的经历站在“C位置”?李凤林说这就像表演一样。 “我站在舞台中央并主演。”

李凤林喜欢在今年夏天的哨声中站立。 “迎接第一缕阳光的感觉令人兴奋,在晨光中观看一切令人放心。”

第一缕阳光温和而短暂。很快,阴险的阳光将直接照射在金桥上,没有任何障碍物。哨兵的皮肤是黑色和有光泽的,但没有人关心。脸部和手臂上的“方形红色”和颈部的“V领”被视为一种自豪感。

在加入军队之前,李凤林曾与旅行团一起参观了天安门广场。在广场的每个标志性建筑前面“冲”之后,他特意选择了天水门金水桥前的哨兵作为照片的背景。

那是在2012年,“正能量”这个词在互联网上开始流行起来。李凤林认为,照片中的英俊哨兵是“正能量”的“说话者”。

回国后两个月,李凤林参军并参军。再过三个月,李凤林发现他的新招募班长竟然是金水桥背景下的哨兵!

这充满了戏剧性的情节。李凤林和他的同志们,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此时,他被晨光所覆盖,成为游客拍照的背景。

他站在人群附近,甚至听到一位叔叔说:“一定要射杀士兵。”

“雪中的雪”和“雨中的雨伞”的主角一直是李凤林的同志。 “有太多这样的事情,这是非常普遍的,”球队教练彭凯说。

然而,对于士兵来说,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变成“净红”,成为别人的照片中的风景,并让他们从另一个维度中体会到他们的重要性,那种“强烈的需要感”,每个人都发现了价值。

李凤林看着国旗的崛起,看到了国旗下男女老少的敬意。在这样的时刻,李凤林更多地了解“民族”的概念,“真正意识到他与祖国的联系”。

那年的除夕,李凤林轮到值班了。新年前夕,越来越多的游客乘家出游。看着长安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李凤林不禁想知道车里有多少人要来做梦。

在李凤林看来,实现价值的途径有很多,而祖国只有其中一种。 “虽然日常工作似乎有点乏味,但总是需要有人去做。”

在冉冉升起的太阳下,国旗飘扬在旗杆顶部的风中。国旗守卫穿过天安门,演员们演唱了这首歌《祖国不会忘记》。这是一个强烈的节奏,就像祖国的温暖节拍的脉搏。

歌声和长安街上越来越多的车流和笑声飘进了李凤林的耳边。他还在心里唱着:“哪个在人海里,我知道.我认识我,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我不会忘记我.”

主编:朱家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