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西城,深圳南山,上海黄浦,广州黄埔,中国“第一世界”的启示

时间:2019-07-27 来源:www.wzyuedu.com

秦浩的朋友圈2天前我想分享

image.php?url=0MZqdghG0V

我们常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且还处于不发达状态。直到2035年才基本实现现代化。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到美国的六分之一,不到德国,英国和法国的四分之一。它不是那么强大。

但与此同时,当中国人出国时,许多发达国家的城市常常觉得“但不是这样”,并认为中国城市在很多方面都不亚于甚至超过这些地方。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从人均GDP的角度来看,中国确实处于发展中状态,但已经处于发展的较高水平。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19年4月15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2018年世界国内生产总值为84.74万亿美元,总人口为74.96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1305美元。中国的人均GDP为9,608美元,与世界平均水平1,700美元相差不远。

根据该数据库,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人口为15.79亿,占世界总人口的21.1%。他们的人均GDP为36,775美元。中国的人均GDP为45.21亿,占世界的比重。总人口60.3%,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2,931美元。此外,世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中位数为4,264美元,与4,264美元以上的总人口数相同。

举一个流行的比喻,假设全球总人口为100人,21人比中国富裕,60人不如中国,中国代表19人。根据人均经济产出,中国占世界人口的前40%,显然不是一个贫穷的国家。

image.php?url=0MZqdgej6U

其次,从中国各地区来看,世界上某些地区已经发展起来。

我们主要关注四个一般城市的情况,这些城市俗称“广州和深圳北部”。

先看看上海。根据《2018年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根据常住人口,2018年上海的人均GDP达到13.5万元。如果人民币与美元之间的年平均汇率(1美元到6.6174元),上海的人均GDP为20,400美元,超过2万美元是发达经济体的标准。

我住在浦东。最近,上海发布了支持浦东?虑匦缕舳奶岚浮=ㄒ槠侄?7年的努力,实现GDP突破2万亿元,比2018年增加一倍。2018年,浦东新区国内生产总值为1406.09亿元,常住人口为555万元(含236万外国永久居民)。根据这一计算,浦东的人均GDP为188,500元,相当于28,500美元。

然而,浦东的人均GDP在上海并不是最高,低于黄浦区和长宁区。上海第一区是黄浦区。服务业占地区经济的95.6%。 2018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27,200元(2720亿元/653,800人),相当于49,400美元,超过了德国,英国和法国的平均水平。

2018年,广州人均GDP为157,700元,比上海高出16%。广州人均GDP最高的地区是黄浦区,人均GDP为31.76万元,相当于48,000美元。

但中国的第一个区不是上海黄浦区。我们来看看深圳南山区和北京西城区。

2018年,深圳人均GDP水平(19.33万元)相当于上海的1.42倍。作为深圳的领导者,南山区的人均GDP为35.23万元,相当于53,200美元。

由于许多金融机构总部的积累,北京西城区对GDP的贡献很大。 2018年,该地区实现国内生产总值4243.9亿元。截至年末,全区常住人口为117.9万人。在这种情况下,西城区的人均GDP为35.99万元。它是中国第一个深圳市南山区,多年来一直位居全国第一。 (注:根据《北京市西城区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区人均GDP达到353,802元,相当于平均汇率53465美元,与作者的计算略有不同,但不影响其地位在该国)

从人均GDP指标来看,北京市西城区,深圳市南山区,上海黄浦区,广州黄埔区,人均GDP已经在5万美元左右,作为中国的“第一世界”,无疑已经达到了世界的水平。发达经济体。

以上所有数据均来自官方政府工作报告或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那么人们有一个问题,官方GDP统计中是否有任何水分?

当然有两个GDP统计数据,肯定有两个“数字执行,官方数字”的案例,但世界上越来越多的研究机构的共识是,中国的GDP被低估,主要是计算不足服务业。

例如,发达经济体的自雇租金约占GDP的8%至10%。也就是说,居住在自己房屋内的居民相当于自己支付租金。这个数字也是GDP的一部分。

中国按GDP计算了自有住房服务的价值,但成本法是成本法(居民拥有住房服务价值=维护和修理费+物业管理费+固定资产折旧)。随着房价持续上涨,城市房价与市场价值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导致低估了城镇居民自有住房服务的价值,这反过来导致低估了房地产增加值,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支出。中国房地产业增加值的比例明显低于美国。 2011年,美国房地产业增加值占GDP的8.97%,中国的5.65%。 2018年上半年,美国房地产业增加值占GDP的12.15%(占虚拟租金的9.78%)。同期中国房地产业增加值占GDP的6.78%。这与居民自住房的租金统计方法有很大不同。关系。

另一个例子是家政服务。现在,保姆和新月的收入越来越高。这在国外的GDP中有所统计,但中国还没有计算出来。

还有建筑业(注:房地产是第三产业,建筑业是第二产业),中国的年基础设施是美国的几倍,这也可以从全球钢铁份额中看出,中国消费的水泥,平板玻璃等。结果显示,目前的统计结果是,2018年上半年,美国建筑业增加值为4129.47亿美元,中国建筑业增加值约为2,516.92亿元。上半年平均汇率约为3860.6亿美元,低于美国。结果是它无法准确反映中国建筑业的GDP。

自2017年以来,中国已根据国际先进经济实践将研发支出纳入GDP。随着未来更多服务行业进行更全面,更准确的计算,中国的GDP将在很大程度上重新建立。测量。重估的结果将是增加,而不是减少。

image.php?url=0MZqdgU4IW

然后我们将讨论一个问题。既然中国增长如此之快,为什么民生领域会有很多抱怨呢?

我过去经常谈到的是高消费,低效率,难以回收,债务沉重,增长繁重,没有社会平衡发展。

在这里,我们关注的是一个问题,即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的“不平衡发展”。

从2018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北京市西城区的水平为81678元,海淀区的水平为78178元,密云区的水平为34951元,延庆区的水平为33887元。差异超过两倍。西城的水平是延庆的2.41倍。这相当于什么? 2018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农村居民的2.69倍。可以说,如果西城相当于一个城市,延庆就相当于一个农村。

但是,全国各省市的延庆水平相对较高,甚至高于福建省的第7个。 (注:2018年福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644元)。

再看广东,根据人均可支配收入,广东省的最高水平是:福田区(75104元),深圳南山区(72908元),广州天河区(68666元),广州越秀区(66205元)而到广州最后的从化区,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8837元,排名广东省揭西县,仅为14253元。

上海各区的发展相对统一,但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差异不小。黄浦区和静安区最高水平为7.5万元至7.8万元,崇明区最低水平为不到3.7万元。

不平衡发展可能是中国经济中最大的问题。区域不平衡,职业失衡,所有权不平衡,劳动力和资本不平衡等等。

本文的最后结论是:

中国的整体经济发展已迈出一大步,逐步接近高收入经济体的下缘。中国的“第一世界”被置于世界和先进水平。在这个时候,它将比以前困难得多,因为你已经走到了前面,而你将来只能更多地依赖创新。

由于中国独特的地理环境,开放秩序等原因,发展不平衡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这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虽然中国有基准,如北京西城,深圳南山,上海黄埔和广州黄埔,但这只是一个小地方。总的来说,中国仍有很大的潜力。

当中国在某些方面取得进展时,未来我们该怎么做?什么行业正在发展,它是如何发展的?不可能依靠政府来发挥作用,因为这也是政府的一个新话题。政府应该做的是建立一个良好的,法治和可预测的商业环境。具体方向取决于市场和企业家。与此同时,政府应更加重视弱势群体的保护和发展。

经济增长与人类发展和幸福之间没有平等的关系。这是中国发展的新课题,新挑战和新任务。例如,房价越高,虚拟租金中包含的GDP越高,对GDP的贡献越大,但显然与幸福没有正相关关系。人均GDP最高的地方是服务业比重最高的地方,尤其是金融服务业。然而,由于市场波动,金融从业者往往处于紧张状态,他们的幸福感并不高。这些是一些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

GDP很重要,但GDP并非无所不能。纵观中国“第一世界”这些领域的政府工作报告,GDP指标相对减弱。例如,2019年上海黄浦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四个:地区财政收入增幅不到5%。完成旧居民签约8000多户,完成旧房综合修复15万多平方米,城镇登记失业人数控制在城市指数内,没有GDP指标。

当然,没有GDP增长是不可能的,所以浦东提出了七年内翻番的蓝图。作为浦东居民的一员,我很高兴看到它。

收集报告投诉